微生物学与微生物学家-琴纳 


     爱德华•琴纳于1749年5月17日出生于英国乡村一个牧师家庭,琴纳13岁起便跟随一位外科医生学医 。8年以后,他又从师于当时最著名的医学家约翰•亨特。亨特的精湛医术和勇于献身的精神给琴纳极大的影响,使他毕生为人类健康服务。
    天花是一种由天花病毒所引起的烈性传染病。正常人一旦接触患者,几乎无不遭受感染。即使侥幸不死,也免不了在脸上长满麻点,样子很难看。在人类历史上,多次记录过天花大规模流行的悲惨情景。公元846年,在入侵法国的诺曼人中间,突然爆发了天花,天花病的流行使诺曼人的首领只好下令,将所有的病人和看护病人的人统统杀掉。1555年,墨西哥天花大流行,全国1500万人口中,死了200万人。16-18世纪,欧洲每年死于天花病的人数为50万,亚洲达80万人。有人估计,18世纪内有1.5亿人死于天花。在不到30年的时间内,欧洲先后就曾有五位国王或皇后因天花而丧生,人们因天花难以遏制的传染而惶恐。面对这残酷的现实,作为医生的琴纳,怀着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浓厚的兴趣,迫切希望能够对天花这种疾病的防治作出点努力。
    琴纳一边行医,一边研究治疗天花病的方法。琴纳在以往的学习中已经知道,12世纪时中国人已发明了往人的鼻孔里种牛痘预防天花的方法,问题是这种方法并不安全,轻的留下大块疤痕,重的会导致死亡。为了根绝可怕的天花,琴纳决心寻找更有效更安全的办法。有一次,乡村里有检查官让琴纳统计一下几年来村里因天花而死亡或变成麻脸的人数。他挨家挨户了解,几乎家家都有天花的爱害者。然而一天,一位少女来到琴纳的诊所看病,琴纳根据少女的症状诊断她患的是天花。但是少女稍停片刻之后解释说:“我这不是天花。我在奶牛场挤牛奶时,手指上的皮肤不慎被装牛奶的铁桶碰破了,当时没在意。后来,碰破的手指又接触到奶牛常患的痘疮上,第三天,我手上就生出了几颗小痘疮。这不是天花,几十年来,在我们奶牛场所有挤奶的姑娘中,没有一个患天花的,只是差不多都患过这种小痘疮。”听了少女的话,琴纳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然而又有点半信半疑。一个星期后,少女再也没来过,琴纳带着疑问来到奶牛场,只见那位少女正和她的同伴们谈笑风生,手上痘疮全好了。这次门诊的意外收获终于点燃了他灵感的火花——挤牛奶的姑娘为什么能幸免于天花之难?是不是因为她们染上了牛痘呢?牛痘与天花之间是否存在着某种内在联系呢?一连串的问号,无休止的思索,他想,或许得过一次天花,人体就产生免疫力了,挤奶女工得了一次轻微的天花,就有了对天花的免疫力了,琴纳发誓就从对牛痘的研究开始,。
在此后近20年的时间中,琴纳一边行医一边经常到奶牛场,仔细观察奶牛生痘疮,牛痘怎样感染到人的身上,人感染了牛痘后又有哪些症状。在经过细心的观察之后,他做了详细的记载,接着就开始了在动物身上接种牛痘,然后再接种天花的试验。动物身上的试验成功了——凡是接种了牛痘的动物就能抵御天花的感染。琴纳并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试验成功,他进而又想到:能不能给人接种牛痘呢?如果人也能接种牛痘,那么,人类就可找到预防天花的“秘方”了。当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的亲友时,他的亲友大多数都奉劝他不要去冒这个风险,还是安心行医可靠。然而,琴纳是一个为了事业而奋不顾身的人,他决心要去冒这个风险。1796年5月17日,琴纳选择了自己47岁生日的这一天作为给人类接种牛痘的试验日,被试验的对象是一位活泼聪明的8岁男孩。试验开始了,实验室里气氛格外紧张,当琴纳将小男孩手臂上的皮肤划开,然后将一位挤奶姑娘痘里的淡黄色浓浆涂抹在男孩的伤口上时,在场的人们都深深地为琴纳捏了一把汗。然而,琴纳却从容镇定,他相信自己的试验会得到满意的结果。随后几天,琴纳对接种的男孩进行周密的观察,一个星期后,事实终于证明:人接种牛痘的试验成功了。但是,接种了牛痘的人是否就肯定不患天花呢?一个更为严峻的考验摆在琴纳的面前。经过周密的准备之后,给接种了牛痘的男孩再接种天花的试验又开始了。人们为琴纳的大胆而悬着一颗心,琴纳也度日如年,急切地期待着试验的结果。半个月过去了,被接种天花的那个小男孩安然无恙。事实终于向世界宣告,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接种牛痘预防天花的试验成功了,天花从此被人类征服了。
英国皇家学会有些科学家不相信一位乡村医生能制服天花,还有人认为接种牛痘会像牛一样长出尾巴和角。他们拒绝刊印琴纳的《牛痘的成因与作用的研究》一文,琴纳只好自费印了几百份。当时医学界怀疑他的发现,有人报着敌视的态度写道:“我们不相信你这一套,我们是有根据的。”并将琴纳的发明称为“虚伪的预防。” 更严重的威胁来自教会,教会里有人指责说:“接触牲畜就是亵渎造物主的形象,”“接种牛痘预防天花乃是谎言。”新闻界也趁火打劫,有的记者写道:“你相信种牛痘的人不会长牛角吗?”“谁能保证人体内部不会发生使人逐渐退化为走兽的变化呢?”报纸上出现了这样耸人听闻的消息:“某人的小孩开始像牛一样地咳嗽,而且浑身长满了毛,”“某些人开始像公牛那样斜起眼睛来看东西了。”有些书上甚至印着彩色的插画来证明种牛痘的不幸。 无情的诽谤和攻击,使琴纳无力招架,但他深信真理必定会战胜上帝。他这样写道:“我这只已经扬帆启航、决心到达彼岸的小船,应该再经受一些狂风暴雨的袭击。我现在却被一些人的怨言四面八方的包围着,他们都是一些连动物会生什么病都不知道的不学无术之流。”于是,琴纳根据他的研究成果,写了一篇题为“接种牛痘的理由和效果探讨”的论文。但到1801年,接种牛痘的技术才在欧洲许多国家推广开来。琴纳终于顶住了邪恶,种牛痘给人类带来恩泽无穷,他的名字传遍了全世界。随着牛痘接种术的推广,天花的发病率逐渐下降。
    英国政府终于承认琴纳的发现有重要价值,在伦敦建立新的研究机构——皇家琴纳学会,由琴纳担任主席。在这里,琴纳将全部精力投入研究工作,直到逝世。 1979年10月26日,是值得人类共同庆祝的盛大节日。因为在这一天,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人类历史上最后一名天花病人,来自“非洲之角”索马里的牧民——阿里•毛•马林,在1977年被治愈了。从此,地球上,再也没有发现天花病了,琴纳的伟大发明,给人类带来了无比美妙的福音!
塔里木大学微生物学精品课程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