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热病 


    为了证实黄热病的病原体,科学界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一批志愿者报名在自己身上做实验:让蚊子叮咬病人后,再叮咬自己。结果,实验中有3位志愿者献出了生命,其中有一位年仅25岁的玛丝护士和一位名叫拉查尔的医生。世界上有许多伟大的科学家,他们都是通过自己的刻苦钻研获得回报的。然而,他们在实验中会遇到很多麻烦,这些麻烦有的可以科学家一个人独立解决,有的却要靠助手帮忙,甚至需要人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
    里德是一位医学专家,他同他的助手卡罗尔、拉吉尔等人来到非洲某个地方为当地人治疗黄热病。起初,他们以为是杆菌干的坏事。可是,他们无论怎样找也找不到一个杆菌。这时候,拉吉尔说:“是不是蚊子传染的呢?”拉吉尔一提还真灵,因为蚊子传染的可能性很大。可是,黄热病对动物无效,只对人有效。惟一能做实验的动物就是人。可是人不能拿来实验啊!就在这关键时刻,卡罗尔和拉吉尔挺身而出,都愿意自己去当实验品。里德一狠心,终于决定下来。于是作为实验品的两个人让蚊子叮咬了他们。过了几天,他俩病倒了,动弹不得,说着胡话,又过了几天,他们死去了。实验成功了,的确是蚊子干的坏事。然而,这两位志愿者却死去了。
    被誉为“国宝”的日本细菌学家野口英世,不顾高龄,亲身到非洲考察“黄热病”,也不幸感染此病身亡。
    野口英世先生出生在磐梯山麓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童年时,因不慎跌入地炉,使左手烧伤致残。后来,在全校师生的资助下接受了手术治疗而深受感动,从此立志学医。1900年,野口先生单身赴美深造,在此期间,他整理了一份关于蛇毒的研究报告而惊动了美国医学界,以后他在研究血清学、小儿麻痹、防治梅毒等方面都取得显著的成绩,在美国菲勒医学研究所等地取得了大量的研究成果而驰名世界。
    野口英世先生在非洲研究黄热病时,由于传染上病毒,于1928年5月21日去世。同年6月15日,其遗体运回美国纽约市北郊的一处墓地埋葬。野口英世先生的碑文上写着:“他毕生致力于科学,他为人类而生,为人类而死”。野口英世先生在日本受到了极高的尊重,许多日本人,特别是青少年,纷纷从日本各地赶来参观英世先生纪念馆,将其作为学习的楷模。
    众多人物的献身终于换来了成果。1927年科学家们发现了黄热病毒的动物携带者:它们是卷尾猴和猕猴。于是开始不使用人体试验来寻找疫苗了。大约在同一时间,医学家们认识到黄热病属于热带非洲的传染病,也定居在那里的猴子身上。所以,远离发源地的加勒比海黄热病,极有可能是由奴隶船出口到西印度群岛的。1937年,在哈佛工作的南美微生物学家马克斯·泰勒,培育出了病毒的一种突变体,它只对人类产生温和的症状。在被作为疫苗施用时,它完全可以起到到对黄热病的免疫作用。
    到世纪末,科学界不断传来捷报。巴西全国亚马孙研究协会和全国卫生基金会在最近进行的研究中发现了一种牙胞杆菌,它能够杀死传播登革热病和黄热病的蚊子。
    这项研究是3个月前在巴西北部亚马孙地区的马瑙斯市开始的。研究中,科研人员将牙胞杆菌放在装有雨水的容器中。随着时间的推移,雨水中的蚊子卵子孵化出幼虫孑孓,并开始吞食雨水中的牙胞杆菌。科学家惊喜地发现,吞食杆菌的蚊子幼虫相继死去了。
    这一发现为巴西防止登革热病和黄热病带来了新的希望,因为传播这两种疾病的蚊子幼虫已对巴西目前所使用的杀虫剂产生抗药性。目前正值夏季,蚊子开始肆虐,患病人数激增,这一发现将有助于控制登革热和黄热病的蔓延。
    现在医学已经彻底破译了黄热病的病毒基因。黄热病病毒颗粒呈球形,直径37~50mm,外有脂蛋白包膜包绕,包膜表面有刺突。病毒基因组为单股正链RNA,分子量约为3.8×106,长约11kb,只含有一个长的开放读码框架,约96%的核苷酸在此框架内。黄病毒基因组分为2个区段:5′端1/4编码,该病毒3个结构蛋白,即C蛋白(衣壳蛋白)、M蛋白(膜蛋白)和E蛋白(包膜蛋白);3′端3/4编码,7个非结构蛋白。基因组的5′端和3′端均有一段非编码区。E蛋白是主要的包膜糖蛋白,含有病毒血凝素和中和抗原决定簇,可能是某些宿主细胞表面受体的配体,当它与受体结合,可对细胞产生感染。E蛋白还可能是一种膜融合蛋白,可诱导病毒颗粒的包膜与细胞膜融合,促使病毒颗粒进入细胞而引起感染。M蛋白能导致病毒的感染性增强,并形成病毒颗粒的表面结构。非结构蛋白的作用尚不十分清楚,在病毒免疫反应中可能起重要作用。
    黄热病病毒有嗜内脏如肝、肾、心等(人和灵长类)和嗜神经(小鼠)的特性。经鸡胚多次传代后可获得作为疫苗的毒力减弱株。易被热、常用消毒剂、乙醚、去氧胆酸钠等迅速灭活,在50%甘油溶液中可存活数月,在冻干情况下可保持活力多年。小鼠和恒河猴是常用的易感实验动物。
    黄热病的疫苗随之产生。黄热病疫苗有效地防止发病,注射后10天证书生效,有效期为10年。疫苗是用鸡胚培养制造,如对鸡蛋过敏就不能使用,(你能吃鸡蛋,注射它就是安全的。)。接种后,需要在诊室停留半小时,以防发生严重过敏反应(例过敏性休克)。严重反应较少见(约百万分之一),这在诊室易于处理,而在你回家途中,就会有麻烦。
    黄热病疫苗是活病毒苗,当又需要接种其他活的病毒苗时(如脊髓灰质炎疫苗),必须两者同一天接种或两者相隔一个月,否则会影响效果。黄热病疫苗和霍乱疫苗两者必须要有三周的间隔。如不可能,最好是两种疫苗同一天接种;霍乱疫苗可抑制免疫系统,致使黄热病疫苗可能无效。在一岁以下的婴儿、孕妇或有免疫缺陷者,如艾滋病患者或癌肿化疗期间的病人,则不推荐接种。
    现在黄热病疫区用的最多的是冻干黄热疫苗。冻干黄热疫苗系用经减毒的黄热病毒接种鸡胚,经研磨、离心、取上清液冻干而成。专供进入或经过黄热病流行区的人群接种以预防黄热病。接种疫苗后10天产生效果,保护期可达10年。
 
塔里木大学微生物学精品课程 版权所有